笔趣阁 > 幻想奇缘 > 穿成九阿哥后我成了团宠 > 第一百二十四章
    胤禟一瞬间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要是有尾巴的话, 他肯定会欢快地甩起来。

    去欧洲也!

    去欧洲也!!

    去欧洲也!!!

    胤禟完全兴奋起来了。

    自己没听错吧?没搞错吧?汗阿玛居然打算派人去欧洲?这等好事怎么想也应该归我自己才对呀!胤禟捶胸顿足,只恨不得立刻马上去问个究竟。

    心里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胤禟脸上多多少少露出些嫉妒羡慕恨的小心情出来。

    纳兰明珠:……

    他呆滞的看着九阿哥脸上毫无掩饰的羡慕,原本想要博取一点同情的心思噼里啪啦的碎了一地。纳兰明珠又气又怒, 一口气没喘上来直接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明珠大人!?”

    “明珠大人!!!”

    现场登时乱做一团。

    纳兰明珠青黑无比的脸庞看起来越发像是病重, 瓜尔佳侍卫忙吩咐宫人动作定要轻柔小心, 众人团团簇拥着纳兰明珠, 将他妥善地送入乾清宫。

    乾清宫的侍卫们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先前明珠大人是那般魂不守舍的进去, 又浑浑噩噩的出来, 现在更是直接晕了过去?所有人齐刷刷的倒抽了口凉气, 一人小心翼翼的开口:“莫不是明珠大人得了什么绝症吧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解释明珠大人突如其来的变化?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这个猜测还是很有道理的。这般想来只怕今日明珠大人这般颓废, 原因定然是来向皇上请辞的。

    侍卫们全然忘记梁九功请人的这件事。

    几名感性一些的侍卫更是鼻子一酸,相互低语着要去给明珠大人送送礼物, 聊表自己的心意。侍卫传侍卫, 太监传太监,整个紫禁城内的人传人想象非常严重,很快便将这个消息传播到后宫各处。

    惠妃和大福晋说着话。

    谈论的话题主要是关于大阿哥和大福晋搬迁的事宜。就算是惠妃心里再不乐意,想让大阿哥在宫里多住些日子, 架不住皇上旨意已下, 明年新年过完, 大阿哥和大福晋就要搬出宫了。

    大福晋心中欢喜, 面上却是摆出不舍的神态。惠妃心中厌烦,面上也摆着担忧的神色。婆媳两人手持手眼泪汪汪,不知内情的人定然以为两人关系着实亲密。

    这话快要接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旁边的嬷嬷看了看时辰, 脸上带笑抬步上前。刚要提醒时辰, 只见一名宫女急急而入, 面容上带着些许的惊慌:“奴婢给惠主子请安。”

    “这般慌慌张张的, 可是出了事?”

    “回禀惠主子, 奴婢听说明珠大人告老还乡了!”

    惠妃:……

    她端着茶盏僵在原地,半响手指微颤那金彩缠枝苜蓿花纹的青花瓷茶碗盖直直摔在地上,咣当摔成两半。

    纳兰明珠……告老还乡?

    首先惠妃就觉得是个笑话,纳兰明珠告老还乡他回哪里去?难不成京城里不待回盛京不成?可是看着小宫女一脸焦虑不带任何造假的表情,惠妃又觉得可能有那么一点点真?

    ……要是真的?

    惠妃当即倒吸了一口凉气,将茶盏重重搁在桌上,声音都变了调:“周嬷嬷!”

    “奴婢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赶紧使人去打听打听,明珠大人到底是出了什么事!?”

    至于大福晋,惠妃没心思和她演戏了。

    她冷着脸打发了大福晋,焦急的在延禧宫等候着消息。

    重点是后面来的消息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有说纳兰明珠是病重不起的,有人说是纳兰明珠今日是来向皇上乞退的,反正总归一句话。

    纳兰明珠昏厥着被抬入乾清宫是事实!

    九阿哥身边的宫人坚称这一点,他们可不敢说明珠大人是和九阿哥撞到才晕倒的类。

    纳兰明珠得了重病。

    惠妃摇摇欲坠,没了纳兰明珠这大旗,自家的胤禔还怎么和太子比?她惊慌失措的喊着:“赶紧派人,赶紧派人,快去寻大阿哥过来!”

    另一边乾清宫里。

    闻讯走出东暖阁的康熙目瞪口呆看着乱糟糟的院落。他额角青筋直蹦,一眼就瞧见里面矮下去的那个存在:“胤禟!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汗阿玛!明珠大人晕过去了!”

    胤禟三步并两步的跑到康熙身边,满脸都是不容掩饰的焦急和担忧,还有一丝隐隐的渴望:“瞧着明珠大人这般脆弱,定然是走不了远路的,这去欧洲大陆的事……就交给儿臣吧!”

    康熙:……?

    他看了看三寸丁胤禟,简直不知道这小子的自信是从何而来的。把他送去欧洲,那不是送了只羔羊过去,被人生吞活剥了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再等十年——不!”

    康熙伸手将胤禟推到一边,摆摆手:“你再给朕等二十年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哎!?”胤禟一脸不满意。他还想追上前减少减少时间,偏生康熙使人将纳兰明珠抬入偏殿之后,咣当一声关上大门。

    至于胤禟。

    他当然被锁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胤禟:……

    汗阿玛!你这是不讲武德啊!勃然大怒的胤禟盘腿坐在门外,一双眼睛睁得溜圆,顾不得天寒地冻定要等着康熙出来不可。

    瓜尔佳侍卫:……

    他想了一想默默地解下斗篷,将九阿哥裹成一团打包送往东暖阁。

    “本阿哥不要走!”

    “九阿哥——万一冻着了您可是要喝苦苦的汤药的。”瓜尔佳侍卫顿了顿,带上了一丝威胁:“到时候您不听话,奴才就在旁边盯着您喝完。您说您是想现在喝茶吃点心呢?还是想一会儿喝姜汤和黄连汤?”

    胤禟不挣扎了。

    他悲苦万分的任由瓜尔佳侍卫将自己打包送入东暖阁里,抱着膝盖蹲在暖烘烘的烤炉面前忧伤。

    对面的偏殿中。

    康熙环胸而立,被他紧紧盯着的太医额头冷汗密布,颤着手为榻上的纳兰明珠把脉。

    半响太医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康熙不耐烦了,他的眉毛高高挑起声音却异常冰冷:“明珠晕厥的原因是什么?”

    太医的喉结滚了滚。

    他同情地看了眼纳兰明珠,躬身回答:“明珠大人疑似是……疑似是怒急攻心所致。”

    怒急攻心。

    这回答果然印证了康熙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纳兰明珠胆大包天。

    竟敢碰瓷胤禟不说,还敢在心中这般对朕有意见?

    康熙心中恼火的很。

    他可不知道明珠是被胤禟的话哽得晕过去,还以为明珠是因为不满自己将他派遣到东欧去!

    康熙盯着纳兰明珠。

    他眸中冷光一闪:“好一个怒急攻心。”你越是不愿意,朕越是要将你派出去。

    晕厥中的纳兰明珠浑身抖了抖。

    他缓缓地睁开眼,眼前隐隐约约出现两个一高一矮的身影。等待纳兰明珠发现立在面前的是皇上,再看到穿着官袍不敢抬头的太医时,心中骤然一紧。

    自己这是……晕过去了?

    康熙和颜悦色:“明珠醒了?”

    纳兰明珠想起晕厥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再看看皇上异常温和的态度,他浑身禁不住打起寒战,禁不住哭丧着脸。

    吾命休矣!

    果然下一秒康熙声音猛地一沉:“既然好了就早些回去准备,三日后立刻出发。”

    纳兰明珠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他很想晕过去,可是面对康熙的冷眼纳兰明珠他不敢晕,只能哽咽着:“奴才……奴才谨遵皇上旨意。”

    纳兰明珠甚至没躺半个时辰就被人送回纳兰府邸。眼见着他是由宫中侍卫亲自送回来,福晋觉罗氏的心更是吊到了半空中,赶紧使着纳兰揆叙迎出去。

    带队的侍卫看了眼这不过十五岁,面容稚嫩的清隽少年。他长叹一声的同时,又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日后可要看你了!加油啊!”

    纳兰揆叙:……?

    他原本听额娘的唠叨时还觉得有些好笑,现在听到这话心里也是禁不住紧张起来。阿玛宛如大树将所有人都保护在阴影之中,若是这颗大树倾倒的话……

    纳兰揆叙手指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禁不住转向阿玛,瞬间发现阿玛在自己没有注意到的时候,已然苍老了许多许多。

    “老爷——!”

    福晋觉罗氏悲泣着扑上前来,看着纳兰明珠憔悴的面容禁不住落下泪来:“朝堂上是不是出了事?皇上要把您贬官?若是出了事您就直说,这天南地北的妾身都会陪着您!”

    “儿子也会陪着阿玛!”五岁的纳兰揆方也上前奶声奶气的说着话。纳兰揆叙说不出这般直接的话语,只是默默地在旁点头。

    一股热流涌入纳兰明珠的心头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伸手,将福晋和两个儿子揽入怀中。

    不过是去欧洲罢了!

    一股豪情在纳兰明珠胸口燃起,他决定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妻儿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纳兰明珠说话,外面响起一阵嘈杂声。紧接着管事匆匆而入,他一脸古怪的开口:“老爷,福晋!外面来了好些人,皆是来送礼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哈?”纳兰明珠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半响回过神:“难不成是给揆方的贺礼?”

    管事的脸色更加古怪了。

    他偷偷瞄了眼纳兰明珠的表情,压低了声音回答:“不,不是——他们说都是来探望老爷的!而且,而且……而且索额图大人也来了!”

    纳兰明珠:……???

    福晋觉罗氏瞪圆了眼睛:“等等,老爷您不是贬官吗?”

    若是贬官?怎么会有人来送礼?

    若是升官?那么他们现在这样子是做什么?福晋觉罗氏眉梢倒挑,怒声喝问:“老爷,到底是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纳兰明珠心里发虚。

    他仗着有宾客福晋就不敢乱做事,挥舞着手示意管事将宾客们迎进来。

    索额图面容严肃。

    他看着纳兰明珠——这是和自己斗了一辈子的死对头,又何尝不是自己的知己呢?

    索额图眼眸中闪动着泪花。

    至于被他深情注视着的纳兰明珠此刻浑身炸毛,暗暗叫苦……面对这样的索额图倒不如面对福晋。

    他不安的挪动了下屁股。

    纳兰明珠抬高警惕,索性放出直言:“索额图……你来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本官知道你想瞒着本官。”

    索额图深深叹了口气,上前一步拥抱住纳兰明珠:“你一定要好好养病!本官在朝堂上等着你——!”

    纳兰明珠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快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等听完索额图的话,他脑袋的问号已经可以转个圆圈:“……哈!?”

    “明珠大人不用瞒着咱们了!”

    “明珠大人,这些年下官对不住你啊!”

    “明珠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珠大人!”

    随着索额图说完心里话,一干赶来的朝臣们也接二连三的上前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话。

    纳兰明珠惊呆了。

    他几乎以为眼前这些朝臣都是被鬼都附体了——尤其是索额图。纳兰明珠倒退一步,不知所措的开口:“你们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明珠兄还要瞒着咱们?”

    吏部尚书科尔坤上前一步,他伸手重重拍着纳兰明珠的肩膀:“明珠兄!您患了绝症的事情,咱们都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纳兰明珠:……(骂骂咧咧*2)

    ***

    感谢投递手榴弹的小天使:夏天的生日

    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“小小的我”50瓶、“7ang”10瓶、“方依茗”5瓶、“巫若雾”5瓶、“嗡嗡嗡”1瓶、“冰梦”1瓶、“炏汐”1瓶、“醉奢靡”1瓶

    喜欢穿成九阿哥后我成了团宠请大家收藏:()穿成九阿哥后我成了团宠更新速度最快。(记住本站网址:www.paoshu8.net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