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幻想奇缘 > 穿成九阿哥后我成了团宠 > 第三十五章
    [……]

    系统猫猫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胤禟也不在意它的答复。

    反正他的系统压根没有正式开启, 好感度是正数还是负数都无所谓啦!

    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拯救他的作业!

    胤禟苦着脸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宣纸上。他鼓着脸颊吹着气,试图将受损的作业一张张吹干。

    显然他做的都是无用功。

    眼见着墨汁溢开再也看不出写得是什么内容,胤禟只能宣告自己的失败。

    他苦哈哈的再将作业重新抄了一遍qaq

    并不是胤禟不想让胤禛帮忙, 要知道胤禛还有三个愿望没有答应自己呢!

    可是想一想今早上汗阿玛的恐怖策略,老实说胤禟一点点也不想去测试下康熙说的是真是假,会不会真的带自己上朝堂。

    毕竟……

    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嘛_(:3」∠)_

    胤禟勤勤恳恳的写作业, 胤禛盘腿坐在一旁和瑚图玲阿说着一些功课的事情——胤禛有些见解堪称是一针见血,而瑚图玲阿鬼点子也不少,一时间两人唇枪舌战说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等到对话告一段落, 胤禛也彻底放松下来。他脸上挂着笑环视着胤禟、瑚图玲阿还有那一帮子脸上带笑,眉眼弯弯的宫人们, 只觉得这里的气氛别提有多温馨。

    要是妹妹没有夭折, 是不是承乾宫也会是这样?不对不对!发现自己思绪又转回承乾宫的胤禛眼神一暗,心情又忍不住低落起来。

    胤禟抬起头瞄了胤禛一眼。

    他顺手将一块糕点塞在胤禛的手心里:“吃点甜的东西,坏心情马上就会消失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胤禛呆呆的盯着糕点一会,双手拿着小小的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甜蜜的滋味直接沁入唇齿之间。

    明明胤禛平时并不喜欢甜食, 这个时候却觉得眼前小小的一块糕点好像是他平时吃到的, 最好吃的点心。

    “好不好吃?”

    胤禟啊呜一口吃了一块点心, 带着一丝得意冲着胤禛炫耀:“这可是我从毓庆宫拿来的方子!”

    胤禛:……

    顿时觉得手上的点心一点都不香了呢:)

    按平常胤禛非得上前和胤禟好好掐一掐架不可, 可现在他却是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弧度,漫不经心的伸手扬了扬点心:“原来是毓庆宫的方子,难怪本阿哥觉得如此好吃。”

    这话倒好像说翊坤宫的点心不好吃一样。

    胤禟脸颊气成了河豚的模样,他大手一挥在嬷嬷们哭笑不得的眼神中让人刷刷刷的上了数份点心,定要让胤禛分个高下名次出来。

    厢房里再次笑闹成一团。

    将几盘子的点心塞入肚子里,三个孩子的小肚腩都是高高鼓起, 瑚图玲阿捂住嘴打了个饱嗝, 连泛出的气息都是甜丝丝的:“明儿个九弟你可别说漏嘴, 让十一弟知道咱们在偷吃就麻烦了!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胤禟赶紧捂住嘴。

    小肚子喂饱之后泛上来的就是丝丝倦意。

    不过胤禟的课业还没做完,瑚图玲阿和胤禛就倚靠在软塌上,有一页没一页的翻看着书籍,嘈杂的室内逐渐变得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冷静下来的胤禛也开始琢磨正事。

    他在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打气,想着要不要明天鼓起勇气去和额娘说出口。

    无论额娘是怎么看待自己的,但是在自己的眼里额娘就是额娘,不是其他……人可以代替的!

    胤禟终于将作业赶完了。

    他啪叽头撞在书桌上,抬眸看向意气奋发的胤禛:“四哥——你想好了?”

    “啊?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胤禛搔了搔脸颊,心情平复的他对胤禟猛然升起一丝愧疚。刚才的打闹里自己多多少少也加了些情绪进去……下手或许重了些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脸红通通的:“对……对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朝我道歉也没用,明天我就会把四哥哭鼻子的事情告诉二哥!三哥!五哥!七哥!八哥——不对!我还要去告诉汗阿玛!告诉佟母妃!告诉乌库玛嬷和皇玛嬷!”

    胤禟打断胤禛的话语。

    他兴奋得手舞足蹈,并且得意洋洋的哈哈大笑:“我一定要让你的糗样才传遍全天下!”

    胤禛:……

    刚才那一丁点的愧疚是转瞬即逝,他面无表情的盯着胤禟,只觉得自己的拳头——硬了。

    瑚图玲阿:……

    她默默地将书本敞开搁在自己脸上,满心沉浸入书籍之中,全然装作没有听到身边再度响起的叮叮咣咣的声响——反正这一回宫人们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没事的,对吧?

    她打了个哈欠昏昏欲睡,骤然间一个惊呼声在耳边响起:“瑚图玲阿?胤禟?……胤禛!?四阿哥!你在这里?”

    声音分明是宜妃的。

    但说到胤禛的时候那声音里那掩藏不住的震惊却是让人心中一震。

    胤禛拘束的停下和胤禟打打闹闹的动作,两人齐齐将目光看向席卷着一阵凉风走入的宜妃。

    宜妃满脸复杂的看着四阿哥。

    她万万没想到宫里寻了一圈没找到的四阿哥居然在翊坤宫,甚至还和胤禟打闹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额娘?您是怎么了?”胤禟觉得宜妃的反应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宜妃没有回答胤禟。

    她双手撑住膝盖半蹲着看向胤禛:“四阿哥,皇上正在寻你呢!”

    胤禛心生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他瞳孔微微紧缩,呆呆地看着宜妃。

    宜妃不忍的看着胤禛惊恐欲绝的目光,她微微侧首颤声说道:“佟皇贵妃刚才晕厥了,到现在都还未苏醒。”

    这消息传到各宫室内,钮钴禄贵妃带着四妃就齐齐赶到承乾宫。偏偏应该在场的四阿哥却是怎么也寻不到,承乾宫的宫人们支支吾吾半响也说不出个所以然,宜妃根本没有想到四阿哥居然在翊坤宫里。

    犹记得自己离开时,皇上也已经赶到翊坤宫了。宜妃的目光里更是担忧满满,温声说道:“四阿哥还是赶紧去承乾宫吧!”

    胤禛:……

    他抓紧胤禟衣袍的手越发紧了,胤禟能明显感受到从他身体上传过来的颤抖。

    “都是我的错……都是我的错……”先前想要明天去道歉的心情骤然消散,胤禛的脸上瞬间失去血色,双目没有焦距立在原地喃喃自语着。

    “四哥?”胤禟和瑚图玲阿齐齐惊声呼喊。

    宜妃也微微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她上前轻轻按住胤禛的肩膀,大声疾呼着:“四阿哥!四阿哥?”

    “四哥!四哥?四哥你没事吧?佟皇贵妃晕厥和你没关系——你别——”胤禟大声喊着。

    但是胤禛没有给三人任何的反应。

    他腾地站起身,下一秒胤禛朝着外面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瞧着胤禛情绪如此低潮,胤禟这一回可不像早上那样选择观望,他跺了跺脚也追着上前。

    瑚图玲阿和宜妃相视一眼。

    两人带着担忧也一起追上前去,一行人匆匆赶往承乾宫。

    承乾宫里。

    闻讯赶来的太医们轮流上前诊了脉,然后面面相觑。明明室内数个火盆汹汹燃烧,他们却宛如在冰寒之地般面色惨白,额头有滴滴冷汗渗出。

    康熙面容沉寂的盯着太医们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向来直言不畏的庞太医被诸人推举出来回话:“回禀皇上,佟皇贵妃因情绪激动而昏迷,想来奴才施针之后便能苏醒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苏醒和痊愈可是两码事。”庞太医沉声说道:“佟皇贵妃连续受到多次刺激,加上两年前产子的后遗症尚未恢复,身体着实糟糕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不想知道这些,只想知道佟皇贵妃还有没有的救!”康熙一掌拍在桌上,沉声发问。

    他有意给佟皇贵妃一个下马威。

    为的是震慑后面的佟佳氏,对于佟皇贵妃也只是出于一丝警告——康熙原本以为佟皇贵妃的心疾只是夸大的说法,可是直到太医们将这一切摆在自己眼前,他才明白自己过去一直明知却当做自己不知道。

    自己……一直都在装傻。

    按捺住心中的恐慌,康熙抬眸深深注视着太医们,眼眸深处风云涌动:“朕要一个健健康康的皇贵妃。”

    庞太医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是个不可能实现的答案——没有人敢如此说出口。就算胆大包天的庞太医也不敢,他唯有苦笑一声恭敬回答:“是——微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庞太医话音刚落。

    随着外面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传来,胤禛宛如旋风一般出现在室内。他大汗淋漓,眉宇间皆是惶恐和难安,冲入室内时便带着哭腔嘶喊着:“额娘——额娘!”

    “胤禛——你还有脸喊你额娘!?”

    康熙的怒火骤然爆发:“你从刚才起跑哪里玩去了?你的孝心在哪里?将你额娘害得晕厥你居然还——”

    孝。

    害。

    两个字如同大石般狠狠砸在胤禛的头顶,让他的嘴唇瞬间失去血色。

    承乾宫的嬷嬷们更是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不孝这可是大罪啊!若是皇上铁板钉钉打在四阿哥身上,等主子醒来之后还如何面对四阿哥?母子之间的裂隙又如何挽回?

    比胤禛慢一步的胤禟惊得头皮炸裂。

    他在康熙更狠的话语说出口的瞬间冲上去一把捂住康熙的嘴:“汗阿玛!四哥是个哭包子,您再说的话四哥又又又要哭给咱们看了!”

    胤禛:……

    他原本煞白的脸瞬间涨得通红,一双眼睛冒出一簇火盯着胤禟。

    康熙:……???

    哭包子?胤禛?这些话语在混乱的大脑里重新聚合统一。

    清醒过来的他当然明白自己说错了话。

    可是身为皇帝他又何曾道歉过?康熙一边伸手将紧紧贴在自己脸上的胤禟扒拉下来,一边抬眸看向胤禛,张了张嘴:“……你先进去看看你额娘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胤禛闷闷的应了声。

    他直接往寝室里冲去,却不料刚踏入就发出一声惊呼:“额娘!?”

    康熙顾不得在后面走入承乾宫的宜妃和瑚图玲阿,赶紧迈开长腿就朝着室内走去。

    一眼就看到佟皇贵妃醒了。

    嬷嬷们七手八脚的将虚弱的佟皇贵妃扶起,又将两三个柔软的抱枕塞在佟皇贵妃的腰下撑着。

    佟皇贵妃一双黯淡的眸子里只有胤禛。

    她伸手轻轻触碰着胤禛的脸颊,声音是如此沙哑无力:“……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额娘您没有对不起儿臣。”

    胤禛眼圈红了,说话的声音里明显带着鼻音:“都是儿臣不好,都是儿臣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胤禛,你没有不好的地方。”佟皇贵妃吃力的喘息着,伸出手轻轻抚摸着胤禛湿漉漉的额头——这个孩子听到消息应该是有多恐惧?多害怕?

    “清懿……”康熙呐呐开口。

    他眼皮子直跳,似乎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有时候事情在发生改变——这些改变让康熙心生恐惧。

    佟皇贵妃没有将一丁点的注意力投给康熙,她紧紧地拥抱着胤禛。

    她害怕的不敢思考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没有苏醒过来的话……那胤禛?可以想象他将冠上不孝,冠上将养母气死的名头沦为宫中被人瞧不起的,视而不见的存在。

    康熙……怎么能这样对待胤禛?

    她对于康熙最后一点恋慕终究消散了。对于佟佳氏狠,她能接受是佟佳氏的错,是皇上为了江山社稷着想,对于胤禛狠呢?那何尝不是在自己心口挖下一刀?她想起昏迷时听到康熙的训斥声时的心痛就止不住的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康熙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他落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,默默注视着佟皇贵妃和胤禛断断续续的说着话,却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康熙一下。

    先前还因为佟皇贵妃苏醒而欢欣鼓舞的宫人们逐渐熄灭了声音。一时间寝殿内鸦雀无声,众人面面相觑,尤其是后走进来的宜妃更是惊得冷汗涔涔。

    自己为何要想不通走进来?

    宜妃暗暗叫苦,眼前一切预兆着山雨欲来风满楼,她紧紧闭着嘴巴,躲在角落里装作隐形人。

    偏偏宜妃能控制住自己,却忘记还有一个惊天炸弹在自己旁边。胤禟瞅瞅佟皇贵妃,再看看胤禛,最后瞄瞄康熙,脸上露出一丝幸灾乐祸捂住嘴偷笑:“汗阿玛背地里说坏话被佟母妃知道了!”

    佟皇贵妃:……

    康熙:……

    两人齐齐是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尤其是康熙心中又是烦躁又是尴尬,随手就给了胤禟一个脑瓜崩,见着他捂住小脑袋一脸不可置信才觉得心头的大石挪开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……朕急了,所以说重话了。”康熙试图解释。

    但是佟皇贵妃和胤禛根本不给他一个眼神,气氛再次僵硬下来。觉得自己已经豁出面子的康熙很是难堪,一张脸瞬时间拉得老长,似乎隐隐有爆发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汗阿玛。”

    胤禟鄙夷的看着康熙:“儿臣每次犯错都老老实实道歉的。”

    而你却想蒙混过关。

    不屑的小眼神谁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康熙:……

    他脑门上青筋暴跳,康熙假装没有听见胤禟的话继续注视着佟皇贵妃。

    胤禟撇撇嘴。

    他伸手拉了拉宜妃的袍角,奶声奶气的喊着:“额娘!咱们去宁寿宫吧!儿臣要去告诉乌库玛嬷和皇玛嬷,汗阿玛冤枉四哥还惹哭了四哥还不肯道歉!!!”

    宜妃:……

    被所有目光集中注视的她心中泪流成河。

    她恨不得捂住胤禟的嘴立马撤退,心里又明明白白的知道这要是现在把胤禟带走,康熙的怒火非得朝着她身上烧不可。

    宜妃的心里焦急难安。

    她压力山大,最后一咬牙一梗脖子:“皇上,身为阿玛您要为孩子们做好带头才是。错了……就道歉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句话。

    宜妃的声音那是逐渐变弱,越来越轻。

    康熙:……

    宜妃的话语如同尖刀将他的胸膛瞬间剖开,原本还隐藏在最深处的那一丝侥幸被扯出来放在阳光之下。

    他的脸皮也挂不住了。

    康熙将目光转向还在抽泣的胤禛,挣扎许久之后他缓缓开口:“……是朕的错。”

    胤禛的抽泣声微微一停。

    他不可置信的抬眸看向康熙——严厉的父亲在他面前丢枪弃甲。

    康熙说出口一次便觉得轻快许多。

    他一双黑眸深深注视着胤禛,又重复了一遍:“是朕的错,是朕错怪你了。”

    宜妃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双手捂住还想说话的胤禟的嘴巴,将他往腋下一夹,那是倒退数步退出寝殿。

    回到外头她就狠狠敲了敲胤禟的脑袋瓜子:“你这混小子!在里面插什么嘴?”

    “儿臣说的是真的嘛!”胤禟噘着嘴。

    他压低了声音悄声说:“四哥在御花园哭了好久好久的,到翊坤宫去还心情不好得很,汗阿玛还上来就骂四哥——我看就是昏庸!”

    宜妃:……

    她脑门上蹦出个青筋,伸手就扯着胤禟的嘴巴往两边拉:“本宫再让你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康熙走出门就听到昏庸两字。

    他脸色黑如锅底,远远盯着吱吱哇哇叫的胤禟就恨不得冲上前将他的小屁股打肿。

    康熙捏着拳头好一会儿才控制住怒火,眼不见为净的将目光转向安安静静的瑚图玲阿:“你知道……胤禛是什么时候去翊坤宫的?”

    “四哥应该是下午……过去的吧?是九弟将四哥带回翊坤宫的,还拿了五弟的衣服给他换了。”瑚图玲阿略略想了想就认真回答:“等儿臣去的时候四哥正盯着九弟在写作业,后面还打架……”

    瑚图玲阿一边回想一边细细说着:“不过中间四哥的心情一直很差是真的,老是看一会儿书就发许久的呆。”

    康熙心里一阵复杂。

    这些事聚集在一起,他下意识的拿出推卸责任大法。

    说到底:都是索额图的错!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跟作者一起念:康熙是个大渣男!

    ***

    感谢投递地雷的小天使:岚同学

    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“”30瓶、“cynthia”9瓶、“岚同学”5瓶、“风洛”2瓶、“小小的我”2瓶

    喜欢穿成九阿哥后我成了团宠请大家收藏:穿成九阿哥后我成了团宠更新速度最快。(记住本站网址:www.paoshu8.net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