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幻想奇缘 > 穿成九阿哥后我成了团宠 > 第二十二章
    这些精雕细琢的雪人自然不可能出自胤禟之手。

    胤禟和胤禌试了试就选择放弃。

    随后将目标转向做出普普通通的小雪人那就简单多了。

    裹成球形的三个孩子饶有兴致的捧着皎皎白雪揉搓成圆球, 两颗雪球叠一起,再来两支小树杈外加一个胡萝卜鼻子,最后也不能忘用黑炭点上两个小眼睛,小雪人就大功告成了。

    一个两个三四个。

    胤禌做完小雪人又开始做小鸡小猫小狗, 硬生生在廊道边缘排着一溜烟的雪人长队后, 才得意洋洋的叉着腰, 炫耀般的朝着胤禟和瑚图玲阿两个显摆着:“九哥!四姐姐!我厉害不——”

    这一回头他就看到托着下巴坐在廊道上,瞅着自己笑的四姐姐和九哥。

    胤禌愣了愣神, 下意识朝着周遭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附近堆满了自己的作品, 至于胤禟和瑚图玲……他们只在脚边放了一两个,也就是说大半的时辰都在围观自己。

    想清楚来龙去脉, 胤禌小脸气得红通通,什么雪人不雪人的……他瞬间半点兴致都没, 迈开小短腿就蹭蹭蹭往前走, 决定要离讨厌的四姐姐和九哥远一点!

    哼!

    这昂着小脑袋的模样别提多可爱了。

    胤禟乐颠颠的站起身, 追在胤禌身后嚷嚷着:“九哥哪里敢打扰咱们胤禌的发挥?咱们胤禌做出来的雪人那可是一级棒!堪称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,要九哥说应该把这些雪人放在展示柜中,让全天下所有人都来参观,让史书上都留下咱们胤禌的——”

    胤禟吹嘘的话语是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别说是瑚图玲阿听得瞠目结舌, 旁边的宫人们更是憋笑得浑身抽搐,至于胤禌, 他早就羞耻得恨不得眼前有个洞让他当场钻进去。

    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胤禟, 觉得胤禟厚脸皮到了新的境界——让人害怕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不要说了!”

    胤禌捂住耳朵跑得飞快,也幸亏是廊道的末端就是胤禟居住的厢房, 否则就他的体力再多跑两步就得吃不消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 陈嬷嬷等人也是惊讶非常。

    要知道十一阿哥活泼的模样已是许久未见, 陈嬷嬷心中感慨的同时也对胆敢背叛的人暗暗愤怒不已。

    宜妃派遣的宫人提早一步已经来过。

    得知十一阿哥要暂时住在这里的陈嬷嬷是铆足了劲,定要好好协助九阿哥照顾十一阿哥,让两兄弟的感情越来越好才是。

    也因此对胤禌的出现陈嬷嬷显得风轻云淡。她面上带笑,声音柔和的迎上前:“奴婢给九阿哥请安、给十一阿哥请安,给四公主请安,三位小主子先到屋子里更衣洗漱如何?”

    这目光直指胤禟。

    胤禌回头去看,捂住嘴顿时乐得笑出声:胤禟在御花园里摔了一跤,先头没注意其实衣角边全是星星点点的泥点。

    之前光顾着胤禌的事情,胤禟还真把这事儿给忘了。一想到自己顶了这张脏兮兮的脸庞到处跑,他脸上难免露出一丝哀怨。

    胤禌幸灾乐祸的偷笑模样也瞬间得到胤禟的惩戒。

    掐住胤禌胖嘟嘟的小脸,胤禟似笑非笑:“你还不看看自己的裤脚,倒好像只有九哥我脏一样,要我说胤禌你才是小脏猫呢!”

    “九哥是!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!”

    两个小阿哥和斗鸡眼一样你一句我一句。

    瑚图玲阿听着直摇头。她摆着大姐姐的姿态,推攮着两个弟弟往里走:“好好好!你们两个都是小脏猫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胤禟:……

    胤禌:……

    两个人同时嘴翘鼻子高:“我们才不是呢!”

    等更衣洗漱结束,三人又往内室走去。

    这短短的路上胤禌心心念念,反反复复的念叨着做雪人的事,这让胤禟有点点心软。

    一个堆雪人的小游戏,却是让胤禌这般兴奋喜悦?

    胤禟拍了拍小胸膛:“等胤禌养好病,九哥就带你去二哥那边玩!二哥那边有好多好吃的,还有宫人会陪咱们一起玩游戏,特别好玩!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胤禌眼睛亮晶晶的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。”胤禟重重点头。看到胤禌有兴趣,胤禟的兴致也骤然升起,细细的说起在毓庆宫里玩过的各色游戏起来。

    三人有说有笑的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两名嬷嬷端立在门帘两旁,见着三位小主子的到来立刻掀开门帘奉着三位小主子走入内室。

    内室里炭火盆子燃烧得正旺,发出哔啵哔啵的声响。胤禌鼻翼轻轻一动:“这屋子里半点气味都没。”

    “回禀十一阿哥,宜主子递了话。从今日起在翊坤宫,所有屋子里都不准使用熏香。”陈嬷嬷恭恭敬敬地回答着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胤禌的鼻痔病再次发作,宜妃可是下了铁令——若是后院有庶妃想要用熏香料子的,可以直接开口挪到别处宫里。

    除去郭络罗贵人,翊坤宫后院里也只有一名常在和一名答应,两人都是这后宫里的老人了,离了翊坤宫去别处?还不如老老实实的窝着呢!起码宜主子是个念旧情的,总会给三分薄面。

    也因此,这道命令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翊坤宫施行起来。这速度落在康熙眼里,他并不知道这后宫的纷纷扰扰,只是越发对宜妃另眼相待——这管理这速度,多有效率!

    话题转回来。

    在三人眼前出现的是铺在地上的大毛毯。

    被叠了好几层的毛毯看起来就是非同寻常的蓬松绵软。胤禟率先一个飞身扑在毛毯上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说话,胤禌眨眨眼也学着飞扑上去。两人欢快打滚的同时还要呼喊着瑚图玲阿:“四姐姐!你也过来呀!”

    瑚图玲阿心痒痒得很。

    可是自己是公主,怎么能这般没有……矜持?可是毛毯看上去软绵绵蓬松松的看起来特别好睡……咳咳!矜持!

    瑚图玲阿:……_(:3」∠)_

    不到半盏茶时间的功夫,在外间的嬷嬷们就听见四公主兴奋的低呼声。她们好奇地探头进去,只见姐弟三个欢快的在毛毯里翻滚,时不时拿着柔软的抱枕互相打闹着。

    几名嬷嬷喜孜孜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四公主身边的奶嬷嬷笑得合不拢嘴——四公主瑚图玲阿还是个小女孩呢,这般玩耍打闹才是一个孩子应该做的事情嘛!

    众人相识一眼。她们极有默契地将门帘垂下,悄无声息的退到外间,选择不进去打搅三位小主子。

    在外头玩得时间长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是在毛毯上打了几个滚罢了。胤禟和胤禌的小脑袋瓜就一点一点,一不注意就呱唧趴在毛毯上,然后呆呆的抬起头晃来晃去。

    瑚图玲阿捂住嘴偷笑着。

    她索性也不赖在毛毯上了,站起身从榻上拉下来一床锦被给他们盖上,胤禟和胤禌也没有反抗,顺势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瑚图玲阿蹑手蹑脚的离开寝室,在外间低声和嬷嬷们说笑着。而在室内,胤禟似睡非睡的时候,却听见耳边传来胤禌小小的声音:“九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?”胤禟迷迷糊糊的应声。

    “你说……我会不会死掉?”

    胤禌缥缈的声音让胤禟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他所有的困意都在胤禌颤巍巍的声音中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一股泪意涌上眼眶,胤禟猛地坐起身,双目炯炯有神的盯着胤禌:“怎么会呢?胤禌放心吧!”

    “真的……吗?”

    “真的!九哥和你拉钩!”胤禟伸出小手指轻轻勾住胤禌:“九哥保证咱们胤禌会健健康康,成家立业,给九哥生十个小侄子十个小侄女!”

    年纪尚小的胤禌满脸懵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哪里不对,又想不出哪里不对,最终选择乖巧点头:“嗯,约定好了!”

    似乎胤禟的答案给了他一丁点的勇气。

    胤禌这一回睡得极快,几乎是闭上眼的下一秒就陷入熟睡之中。

    胤禟却是变得困意全无。

    他盯着胤禌,直到看到他呼吸节奏均衡,彻底陷入熟睡中才缓缓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么小的小家伙怎么有这么多乱糟糟的想法?难道皇宫里的阿哥们都是人精吗?胤禟伸手戳戳胤禌胖嘟嘟的脸蛋,又将他往自己胸前抱了抱,最终才缓缓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这一回他不是准备打瞌睡,而是朝着系统发出询问:[胤禌的身体到底如何?]

    系统没有回答胤禟的话。

    胤禟重复的呼喊着:[系统?系统?系统猫猫?统子?统统?]

    系统猫猫一跃出现在胤禟的身边:[……宿主。]

    系统不同寻常的反应让胤禟瞬间紧张。

    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,控制不住颤抖的声音:[胤禌的疾病很严重?]

    [不,十一阿哥的疾病的确是鼻痔病没有错,目前引发并发症出现支气管炎的情况,但不至于死亡。]系统回答的坚决又明了,但是它先前的沉默让胤禟很是怀疑,胤禟注视着系统猫猫认真的询问:[那你不回答的原因是……?]

    [宿主,咱们所在的是一本书。]

    [……?这我早就知道了的。]

    [身为系统的宿主您可以挣脱命运的束缚,但是其他人我们无法保证……]系统猫猫啰啰嗦嗦说了一大堆,在胤禟一脸疑惑中平静的往下说:[十一阿哥死亡的时间是在十一岁。]

    胤禟的心猛地一跳。

    他瞬间胤禌先前小小的疑惑,喉间升起干涩的意味:[是……什么原因?]

    [在书中并没有提及,在正确的历史中十一阿哥是因病夭折。]

    [那有什么办法吗?]

    [宿主。如今咱们开启的只有最基础的功能,没有任何主线的出现以至于其他所有的功能都无法开启。]系统猫猫很是遗憾的回答。

    胤禟立刻发现里面的盲点。

    他眯着眼睛盯着一脸无辜,粉嫩嫩的小舌头舔着小爪爪的系统猫猫:[因为无法开启系统所以没有办法,那也就意味着开启系统就可以?]

    系统猫猫没有给予任何答复。

    没有回答,就是正确。

    当大将军?当皇帝?

    这种目标实在过于不切实际,前世身为研究员的胤禟明白自己在各个方面的强弱项。

    想在这个时代成为大将军?

    武力骑射要远超其他人的同时还得有智有谋。

    至于皇帝?这更是个不可能实现的目标。

    光是想想前身书内凄惨的结局,其原因不正是因为对方陷入夺嫡之中所造成的的吗?还有要与人交往,比心眼谁更黑……嗯,不用去做光想想胤禟就觉得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若不是有记忆显示自己穿着实验服忙忙碌碌,胤禟都要觉得上辈子的自己大约是条咸鱼。

    这样的自己上辈子研究啥?

    胤禟托腮:……

    记忆不全的他默默放弃。

    胤禟睁开双眼注视着胤禌,无力的搔抓着自己脑袋:十一岁吗?还有接近九年的时间,总会想出其他开启系统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胤禌再坚持一下,等等九哥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拂过胤禌的脸颊小声咕哝着,若是有人此刻看一看胤禟的双眸,就会见着眼眸深处那一簇刚刚点燃的火苗,一个信念在他的心中慢慢升起:他一定会保住胤禌的。

    就宛如胤禟许下的愿望。

    这一世他不求荣华富贵,但求一片真心,一份真情。

    一阵阵睡意再次涌上前来。

    年幼身躯带来的疲倦让胤禟不自觉地打了个哈欠,他揉了揉眼睛又迷迷糊糊的睡去。

    “这后面就是胤禟住的屋子?”

    “是的,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是?”

    “只怕又是胤禟那孩子捣鼓出来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就不知道正经点?读书的时候也这样,刚才还要求朕提供点心玩具……你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在屋外传来。

    在陈嬷嬷的提醒下,沉浸在书籍里的瑚图玲阿赶紧起身推门而出。

    康熙和宜妃立在一起廊道的一侧,冲着那些个琳琅满目的小雪人们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“儿臣给汗阿玛请安,给宜额娘请安!”

    “赶紧起身吧。”宜妃将瑚图玲阿拉到身边,顺口问道:“胤禟和胤禌呢?”

    “他们两个都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瑚图玲阿看着康熙饶有兴致的观看着各种小雪人,笑着说道:“汗阿玛,这廊道边缘的这一排都是十一弟自己亲自做的呢!”

    “哦?胤禌做的?”

    康熙惊讶的同时也是松了口气:“爱妃这下可以放心了,朕瞧着胤禌精神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宜妃也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她目光柔软而温和的滑过小雪人们,紧锁的眉尖微微舒展,嘴角也露出一缕浅浅的笑意:“是……都是臣妾的错,若是臣妾能让胤禌多出来跑跑跳跳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说到最后,这抹清浅的笑意也顷刻消散。

    康熙拍拍宜妃的肩膀:“你一片慈母心,哪里有错!?错的是那些胆敢将手心往胤禌身上使的东西!放心吧!朕保证,胤禌定然会平安无恙的。”

    “臣妾相信皇上!”

    宜妃眼眸中满满的信赖让康熙很是受用,他牵着宜妃的手,帝妃两人跟在瑚图玲阿的身后走入厢房。

    看了看两个睡得香甜的儿子,康熙的心才彻底放下:“朕先走一步,爱妃记得这件事千万不要说漏了嘴。”

    “是,臣妾知道。”宜妃颔首。

    “对了。”走到一半康熙又停住脚步:“告诉胤禟一句,逃课的事情可还没有结束呢!”

    宜妃噗嗤一声笑:“是,臣妾定然会和胤禟说的。”

    恭送康熙离去之后,宜妃袅袅婷婷地走回厢房,她慈爱的看了两个儿子许久才朝着瑚图玲阿说道:“你回头问问你额娘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瑚图玲阿就惊疑不定的抬起头:“宜额娘,难不成是……额娘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她眉眼里全然都是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瑚图玲阿看了看睡得香甜的胤禌,又抬头小心翼翼的看向宜妃:“宜额娘,额娘向来把十一弟当做亲生儿子一般看待,是万万不可能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这傻丫头在胡说什么?”宜妃苦笑不得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指戳了戳瑚图玲阿的脑门:“你额娘和本宫是嫡亲的姐妹,在这宫里本宫除了她以外还有谁最值得相信?”

    瑚图玲阿抿着嘴。

    她双手搅着衣袍下摆,一双眼睛固执的盯着宜妃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瑚图玲阿执着的模样,宜妃有些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,将瑚图玲阿拉到自己身边:“你是本宫一手带大的,宜额娘也不瞒着你了!这件事的的确确和你额娘有些牵涉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话让瑚图玲阿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她脸上瞬间没了血色,宜妃赶紧拉住她的手:“等等!本宫还没说话呢!”

    看着瑚图玲阿六神无主的模样,宜妃赶紧一股脑儿的把她与皇上的猜测说出来:“只怕是你额娘发病时被外人看了去,才会顺手打算在胤禌身上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?”瑚图玲阿一双眸子茫然的看向宜妃。

    “庞太医说,有鼻痔病者十有八九亲眷家属都会有得病,你十一弟的事情只怕只是有些人顺手而为之,若是能引发最好,不引发也无所谓。”宜妃淡淡的开口,她表情很是平静,但是双手指甲却是紧紧刻入掌心。

    把胤禌的命当做儿戏。

    这幕后人的阴狠手段以及胤禌这些日子来所遭受的罪,让宜妃身上的戾气无法遮掩。

    这些年自己与人为善。

    倒是让某些人忘记自己当年的狠劲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!?”瑚图玲阿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等事。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”宜妃张了张嘴。

    她担忧的看着瑚图玲阿,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,不忍地闭上双眼颤声说:“只怕胤……胤也是因此而去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消息犹如五雷轰顶。

    瑚图玲阿浑身僵硬,呆立在原地。

    胤……是瑚图玲阿的幼弟,是郭贵人的独子。

    他比胤禌大了一岁,明明出生健康,随后却频频生病,最终甚至仅仅一年不到便夭折了。

    自从胤没了以后,郭贵人的身体也垮了。

    瑚图玲阿甚至来不及和宜妃告别,带着这个注定会引起惊涛骇浪的消息匆匆赶回后院偏殿。

    身为宜妃的胞妹,在翊坤宫里郭贵人也独享一块天地。远远瑚图玲阿看见郭贵人倚靠在窗边,聚精会神的绣着手上的小衣。

    瑚图玲阿在门外举足不定。

    瞧见她到来的宫人们满脸喜色,乐呵呵的将她簇拥进殿内:“小主!小主!四公主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瑚图玲阿?”郭贵人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她站起身迎上前,迫不及待地询问:“今天你十一弟的身体如何?”

    打从胤禌从自己这里染上风寒,结果一月都未痊愈,郭贵人的心里就上上下下忐忑不安。见着瑚图玲阿满脸愁容,她心中顿时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,颤声说道:“难不成……”

    “额娘别胡思乱想,十一弟好着呢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——那就好!你这丫头那额娘和你说话你怎么不回答呐?”郭贵人白了她一眼,又举起做的衣服给瑚图玲阿看:“这衣服做得好看不好看?额娘给十一阿哥做了一件,你说小十一会不会喜欢?”

    郭络罗贵人渴望的看着瑚图玲阿,眼眸里满满都是期待。

    瑚图玲阿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自从胤没了以后,额娘就将满腔欢喜放在胤禌身上。若是知道这件事,额娘会不会又再次遭到打击?

    瑚图玲阿面色不大好看。

    郭贵人注意到这一点。她脸上带笑又从筐子里翻出另外一件:“你可别吃醋!瞧瞧你的春装额娘也已经开始做了。”

    瑚图玲阿:……

    望着郭络罗贵人期待的目光,她心中越是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最终瑚图玲阿狠狠心张开嘴:“额娘……”

    将来龙去脉统统告诉给郭贵人之后,瑚图玲阿垂下眼帘不敢再看。

    郭贵人倒退两步,双腿一软坐在椅中。

    她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被彻底撕裂开,眼角泪水不受控制的落下,瑚图玲阿伸出手,将她眼角的泪珠轻轻拭去:“额娘……弟弟已经去世了,您还有儿臣。”

    “他才半岁啊!他才半岁啊!”

    郭贵人抱住瑚图玲阿呜咽着,声音里参杂着无限的绝望:“他才半岁啊!!!”

    别说是整个世界。

    他就连小小的翊坤宫门都没有踏出去过!

    郭贵人心中绞痛异常,哭得眼泪鼻涕纵横。瑚图玲阿揽着郭贵人,强忍住心中的痛楚,颤声说道:“所以额娘……咱们得为弟弟讨回公道。”

    她抬眸盯着郭贵人沉声发问:“您到底……在哪里有哪些人知道您有鼻痔病这件事?”

    郭贵人直愣愣的。

    倒是旁边的大宫女觅夏悄声说:“四公主,奴婢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这是前几年的事儿了。”觅夏细细想了想:“奴婢记得当时办了慈宁宫宴,小主因受不了花粉而提前离去,当时公主跟着宜主子在殿内陪同两位太后说话,因此并不知道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有哪些人知道?”

    “当时看到的人实在太多……奴婢也记不清究竟有哪些小主见到了。”觅夏想了想还是摇摇头。

    瑚图玲阿带着觅夏匆匆寻到宜妃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这件事只证明郭贵人有鼻痔病的事情许多宫妃都知情,却完全不能控制住知情人的范围。

    事情一时间陷入僵局。

    宜妃只能将期待暂且投注到康熙身上。

    等到胤禟一觉睡醒,外面的天空也变得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“九哥!九哥!”

    “……胤禌你已经醒了?”胤禟打了个哈欠,看向精神百倍的胤禌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醒了——九哥你是大懒虫!”胤禌吐吐舌头。

    离开那个满是药味檀香味的房间以后,他觉得自己精神气都足了不少,拿着玩具就朝着胤禟扑去:“九哥你这里的玩具好多,比我那边要多多了。”

    地毯上堆满了各色的玩具。

    从会跑会跳的木质小马,到像模像样的刀枪剑戟,还有造型夸张华丽的船只战车……胤禌在病中只能在床榻上休憩,偶尔得到的玩具也远远不如胤禟这里的来得精细。

    “这一些是二哥给我的。”胤禟揉了揉眼角。

    太子的玩具自然是与众不同的。

    无论从做工细节到精巧程度都远超翊坤宫里拥有的,按规定在太子长大以后这些玩具都应该被焚烧,但正巧胤禟在胤礽就一股脑儿的赏赐给他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,碰上胤禟。

    这些玩具对胤禟的吸引力几乎为零。不过这些玩具对胤禟的吸引力弱,却不代表对其他人弱,起码是胤禌他就羡慕得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给你吧!”胤禟十分大方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太子二哥给九哥的,给弟弟不好。”胤禌想了一想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担心的,回头我和二哥说一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胤禟伸出手指弹了下胤禌的小脑门:“你今年才几岁就想得那么多——你现在养好身子是第一步,等养好了以后可多的是玩意,比如蒙古棋、七巧板、放风筝、过家家、玩打仗……有的是你没尝试过的,到时候九哥带你一个个试过来!”

    胤禌一句未发,咧开嘴笑嘻嘻的听着。

    胤禟冲着他翻了个白眼:“难不成胤禌不相信九哥?”

    “胤禌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胤禌觉得九哥没空带我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哈?”胤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一时间不明白胤禌是什么意思:“九哥怎么就不能带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当然没空带你十一弟去。”凉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胤禟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这声音……这声音!

    胤禟迅速抬起头,朝着宜妃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:“额娘,您是什么时候在这里的?”

    “本宫一直在这里。”宜妃看着一心就知道玩玩玩的儿子,简直是恨铁不成钢。她伸手就掐住胤禟的小胖脸:“你说实话,今天你是不是逃课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儿臣没有——嗷嗷嗷儿臣逃了!”胤禟刚想狡辩,可是在宜妃恶狠狠的动作中也只能老老实实交代。

    胤禌捂住嘴偷笑。

    胤禟哀怨的瞅着他——你这个小坏蛋!亏九哥对你这么好。

    “你还敢乱看!”

    宜妃哼了一声:“要是胤禌学你这样本宫非得打你的屁股不成。”

    胤禟:……

    没等他反驳,宜妃又斜了他一眼:“对了,你汗阿玛说了明日起你先不要去乾清宫读书。”

    胤禟眉眼间顿时流露出一丝喜色。

    他恨不得宣告全天下逃出康熙魔掌的感受,恨不得原地蹦跶一百下以表达自己想要尖叫欢呼雀跃的心情——不过还没等他做出任何的反应,宜妃没好气的敲了敲他的脑袋:“别以为以后不用了,皇上说你逃课的事情可没完!”

    胤禟笑容僵在脸上,登时傻眼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皇上阴沉着脸离开翊坤宫的消息也很快传遍了全后宫。

    尤其是第二日九阿哥并未出现在东暖阁一事更是引发不少骚动,有人声称九阿哥前一日逃课被当场抓获,也有人声称见到皇上背着九阿哥在御花园里玩乐……千奇百怪的流言蜚语或真或假,将翊坤宫在瞬间推上了浪潮顶端。

    随后庞太医在翊坤宫的频繁出现更是将流言推向另一个方向:是不是十一阿哥不行了?

    想到这个可能性,不少宫妃只觉得心脏跳跃的速度骤然加快。

    宜妃膝下足足有三个阿哥。

    这件事宫妃里看着不顺眼的不知道有多多少。

    以往五阿哥学业极差、九阿哥性格顽劣,而十一阿哥又是个病秧子,这般不成器的模样才让宫妃们咽下心中的不满,顺便暗暗嘲讽宜妃会生不会养。

    偏偏这一个月以来,九阿哥深受皇上和太子的宠爱不提,就连五阿哥则在三阿哥和四阿哥的帮助下学业有了飞跃式的进步。

    眼见着五阿哥和九阿哥都有成材的趋势,对宜妃酸言酸语的宫妃数量那是与日俱增。如今一听闻庞太医来往于翊坤宫给十一阿哥诊治,更重要是隐隐透露出十一阿哥身体不佳的消息之后,要不是还有皇上、太皇太后和皇太后三座大山在,宫妃们险些掩饰不住脸上的幸灾乐祸了。

    有人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自然也有人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钮钴禄贵妃带着十阿哥,胤祺带着三阿哥和四阿哥匆匆赶来探望——不过宜妃都以庞太医要求十一阿哥静养为理由婉拒了诸人的探望。

    连五阿哥都没能见到弟弟一眼!

    这消息传出去越发加重了诸人的怀疑,就连朝堂上都传起十一阿哥身子骨不行,已被太医宣判药石罔效。

    宜妃是听得连连冷笑。

    不告诉胤祺,自然是因为长子憨厚老实,要他演戏那是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至于瑚图玲阿、胤禟和胤禌则是完全不知道外面的风起云涌,他们虽然被管束在翊坤宫内不得外出,不得在院子里吵闹,但是在屋子里能玩的玩意也多得很。

    比如下围棋。

    好家伙!胤禟摸上这玩意出来的记忆太多,险些让他直接一个白眼晕厥过去,也幸亏取棋子的时候无人在,否则非得被自己的模样给吓坏。

    脑海里冒出来的围棋下法让胤禟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现在他恨不得到康熙面前宣战下围棋,获胜之后在他面前跳个踢踏舞!

    嗯?踢踏舞是什么来着?

    胤禟歪歪小脑袋。

    先不管什么踢踏舞了!

    胤禟磨掌擦拳,脑海里涌现出各种打败汗阿玛的场景让他兴奋得不能自我。

    嘿嘿偷笑两声,胤禟赶紧捧着棋盒去寻瑚图玲阿和胤禌一同玩耍。

    这下棋的天赋嘛……

    总要一点点展示的!

    远在东暖阁的康熙重重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梁九功向前一步,却在皇上阴沉沉的目光中倒退回去。

    康熙的目光转向眼前的侍卫们:“呈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为首的侍卫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双手将厚厚一叠资料送至御案上,随后和同僚一般单膝跪地,目光直视着东暖阁的地面。

    殿内异常的安静,只听得见书页翻动的沙沙声。表情肃穆的康熙翻阅着眼前的资料,半响将资料重重的摔在桌上:“呵呵!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胤禟:救十一弟一命,换十个侄子十个侄女!

    胤禌:……曾经的我年幼又无知_(:3」∠)_

    ***

    下一更明天中午12:00

    ***

    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“lily”1瓶、“司深”1瓶

    喜欢穿成九阿哥后我成了团宠请大家收藏:穿成九阿哥后我成了团宠更新速度最快。(记住本站网址:www.paoshu8.net)